大家都在搜

祸心藏猫腻:杨雁斌鄙法欠巨款拖垮民企



  今天,民主与法制记者司马雷登将带您一起走进“欠款拖垮企业 民工返不返家两难”的幕后,告诉您企业欠款如何被拖欠,农民工为何被拖欠工资?期间又经历了什么?

  云南省保山工贸园区成立于2012年,位于保山市政府所在地隆阳区,保山中心城市东南面,距市中心约10公里,与保山青阳新城区相连,园区总体规划面积为70平方公里,是云南省61个省级工业园区之一。

  2016年,为了招商,保山市工贸园区杨雁斌主任巧言令色,把园区描绘的如此美好,使得全国各地的企业纷至沓来,园区建设过程中得到了30多家单位的大力支持!参与企业原本想着是政府项目,都是严格经过政府相关审批程序的项目,都有法律和资金保障,没想到很多项目已经交付使用,但款项被严重拖欠,或直接因款项不到位,至今项目无法交付,使得绝大多数企业投入,款项被血本无归!

  据不完全统计,保山市工贸园区目前共欠工程款、材料款、农民工工资大约10多亿,这么大的惊天数字,这里面隐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猫腻。

  企业在追讨款项时,得到园区政府的答复总是“没钱”,这让企业无法接受。“我们企业也要生存,保山工贸园区把我们很多企业拖死了。”

  为了讨回保山市政府拖欠的工程款,很多单位负责人忍着酸楚和无奈长途的往返奔波,但款项的拨付不按合同不说,企业款项拨付情况严重失衡!尤其是一个叫杨健的老板工程款拨付比例比其他单位高很多,这个问题十分蹊跷,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其他原因?希望上级主管单位查证落实,以正视听。

  一次次的催讨,一次次的失望,无论这些企业采用什么方法,保山市政府就是没有钱还。这让所有的人感到十分纳闷,当初答应的很爽快,工程完工就结账,可真到了结账的时候,政府的钱如人间蒸发不翼而飞,那么这些专款专用的资金到底去了哪里?政府、银行的资金监管如此严密,怎么说没就没了。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保山工贸园区杨雁斌主任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诿并继续拖欠相关单位的欠款,已严重影响众多公司的生存与发展。更为严重的是导致很多单位不能及时支付民工工资,造成严重的社会不稳定隐患。

  这些农民工长期在外务工,既不能在父母身边尽孝!又不能照顾孩子!一年到头为祖国建设任劳任怨!干得是最苦、最累、最脏的活!最大的理想就是春节回家与亲人团聚!过一个幸福年!但春节将至,工资还没有着落,实在是无法向父母和亲人一个最基本的交待!工资被严重拖欠又使部分民工彻底对生活的产生了绝望!真是欲哭无泪!

  供应商的材料款无法完结,严重影响着项目的进展,相关企业马上面临着第二次的恶性循环。情绪激动的材料供应商开始堵着单位的大门,这都严重影响社会稳定与和谐。

  还有人准备组织员工、农民工、供应商到省委、省政府及北京上访,他们情绪很激动,这更让所有相关的人员都感到极度的恐慌。

  原本诚实守信的人们,面对记者连连唉声叹气,谈到激动时眼睛里泪水直打转,一分钱逼倒英雄汉,看来这一次是把大家都逼到了绝路!

  我们不禁要问杨雁斌主任及保山市委、市政府,保山工贸园区还要不要走下去!

  我们再问杨雁斌主任及保山市委、市政府,拖欠的款项要不要支付!

  我们三问杨雁斌主任及保山市委、市政府,我们农民工春节能不能回家!

  2019年9月4日,工信部发布《及时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

  1、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大型企业从中小企业采购货物、工程、服务的,应当在30日内付款;合同另有约定的,最长不得超过60日,逾期应支付利息。未作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1.5倍支付利息。

  2、不得以审计作为支付中小企业款项的条件,不得以审计结果作为结算依据。3、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大型企业滥用优势地位,强迫中小企业接受不合理的交易条件的,处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2019年11月,国务院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通知,以工程领域为重点,整治政府项目、国企项目拖欠!坚决做到欠薪问题不解决不销账。“两清零”2019年10月底前发生的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和国企项目欠薪案件,在2019年底前全部清零;其他欠薪案件,在2020年春节前及时动态清零。(司马雷登)




上一篇:尼泊尔纪念第22届地震安全日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