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为了买房掏空全家积蓄,未来会如何,值得吗?



  我叫王俊杰,出生于1994年10月27日,今年25岁。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母老实本分、勤劳善良,我和哥哥兄弟情深、相约到广州打工,一家人虽然非常清贫,但也乐在其中。父母经常教导我和哥哥,在社会上生活要存好心、说好话、办好事,良言一句三春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我和哥哥牢牢地记着父母的话,无论在哪里工作生活,总是宁可自己吃亏,也不愿意沾别人半点便宜。哥哥常对我说:“我们虽然穷,但要穷的有骨气!只要我们兄弟一心,好好地攒钱过日子,总会越来越好的。”我也坚信这一点,但这所有的一切,却在2019年我们购买银行处置的房产后戛然而止。

  在我们眼中,广州是一个现代包容的大城市,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都比我们老家要多很多机会。来到广州后,我和哥哥都在广州上班,哥哥从事编程工作,税后能拿到六千左右,我先后干过公司职员和美团外卖员的工作,和哥哥一起每个月省吃俭用,能存差不多八千元钱。那时候,我们一家人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在广州买套房子,成为一个真正的广州人,但动辄几万一平的房价却让我们望房却步。

  2019年初,经过朋友介绍,我们得知该银行正在广州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一批房产,价格非常诱人,同等区位的房子市场价格已经达到了每平方米5万多元,但该银行所出售的麓湖御景的200套住房,拍卖底价只有7千多元。7千和5万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的让我们就像溺水的人紧紧抓住身边的稻草一样,我和哥哥都觉得这几乎是我们在广州安家落户的唯一机会了。由于购买拍卖方必须付清全款,我们拿出了所有的积蓄30万元,借遍了所有的亲朋好友,甚至连公司只有一面之缘的同事都借遍了,终于凑够了全款80余万元。钱交了以后,我的心里空落落的,借的50多万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在我的心上。哥哥安慰我说:“只要我们搬进新房,就能把租房子的费用省下来,制定个计划,争取五年内还完。”我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东西,听了哥哥的话,下定决心把消费降到最低,一定要及时把欠的钱给亲友还上,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却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买下房子后的最初两个月,他们每天省吃俭用,但每天都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再苦的日子熬一熬就能过去了。可惜好景不长,自从我们从该银行手中买下这些房子后,已经过去近两年的时间了,我们不仅没有能搬进自己的房子里,一家四口、两人患癌,没钱医治、亲友催款,竟是到了山穷水尽、无路可走的地步!

  房款付清后,我们一直没办成过户手续,主要原因就是广州银行拒不配合。在交接房屋、移交资料、代持银行员工配合等方面,我们受到了银行的各种刁难。动不动就说正在办理,要么就来个消失,让我们无法可想,只能一拖再拖。2019年3月,广州中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突然给该银行发出律师函,声称由于中源公司当年出资续建了小区的出入口、行人道等公共设施,所以要收取“续建费”和利息,总金额逾2300万元。我们算了一下,这笔钱,相当于是每平方米收2000元的续建费和1万元的利息。因为该银行已将这些房子对外转让,中源公司又转向我们要钱。

  这个时候,我们所有的购房者都懵了,原本以为购买的是广州银行处置的房产,人家那么大的银行怎么会欺骗我们呢?没想到这时,该银行却做起了缩头乌龟,只说自己并没有委托中源公司建或管理麓景台的涉案房产,之前也没有收到过中源公司要收取续建费的通知,但却不出示任何有关的证据。一边是银行的推诿扯皮,另一边是公司的“狮子大开口”,我们这些小业主明明已经负债累累地付清了房款,却不得不望房兴叹、任人宰割。从这个时候起,母亲就开始夜夜失眠,人也快速地消瘦了下去,我也每天食不下咽,辗转难眠,可我们不知道,等待我们的还有更坏的消息!

  当我们来到麓湖御景小区收楼时,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士阻止。此时我们才发现,原来这些房产一直被人“侵占”,有的已对外出租。报警后,民警说是“经济纠纷”,没法管。我们再向街道办、政务热线、公共安全局、住建局、信访局、监察委等部门投诉和反映情况,但均如石沉大海。我们报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法院申请立案起诉,法院却要求我们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自己找证据证明到底是谁占用了房子。

  无奈之下,我们再次找到银行,但银行坚持只能证明没有出租或委托他人管理,也不同意提供侵占者是什么人的证明。这样,事情就陷入了死循环。有几个大哥出头

  把房锁撬了,原本以为撬了锁就会有人报警,到时双方都要做笔录,这样就可以知道侵占者究竟是谁。但没有想到刚一撬锁,就被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刑拘,还在看守所里关了一个多月。

  在此期间,部分购房者与中源公司签了一份协议,交了480万元的“续建费”,原以为这样就能收房的我们再次失望了,已经“消失”二十年、被吊销十几年的麓景台原开发商辉煌房地产公司突然诡异地“复活”,还把广州银行告上了法庭,提出要确认我们购买的房屋归它所有。原因是广州银行当时购买住房并没有付钱,而该银行也心照不宣地表示自己的付款单据“找不到了。”8月份,广州市越秀区法院下达判决,支持了广州辉煌房地产公司提出的诉讼请求。我们的安家梦彻底成为了泡影。

  对我们一家来说,购房之后这一切的经历是多么魔幻,又是多么可悲啊!更加令人崩溃的是,一个又一个的坏消息接踵而至,让我们领教了什么叫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得知买房波折之后,一向心细的母亲备受煎熬,看着我们兄弟两个日日奔波却无力回天,她真是食不知味、肝肠寸断,母亲的精神越来越恍惚,2020年3月母亲确诊直肠癌,当月做的手术,现在还住在医院化疗,目前已经花了近三十万的费用,全部都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的,预计化疗还需持续2-3年,最低还要承担一百多万的后期费用。

  一边是购房的种种不顺,一边是担忧母亲的病情,忧思悲愤之下,原本健康的我终于病倒,9月23日,在医院确诊是肿瘤,目前已手术切除,花费3万多元。但9月27日,我又接到了另一个沉重的打击,切除的肿瘤化验结果已经出来,证明我患上的是恶性肿瘤并伴有癌,要想活命还得进一步化疗。我才只有25岁啊,我真的还没有活够,但亲朋好友都已经借了个遍,购房借款还没有还,房子到手又遥遥无期,母亲的病已经让家庭雪上加霜,我拿什么来治疗?将来又该怎么办?我很茫然......

  

 

  短短两年时间,我们从清贫和美、充满希望的四口之家变成两个患癌、死气沉沉的底层家庭,医生经常嘱咐我和母亲,癌细胞就怕你高兴,就喜欢你愁眉苦脸,你越难过它就越来欺负你。可是,道理我们都知道,但我们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呢?房子的事情一天不解决,我们就更加焦虑、更加郁闷,借钱的亲友又逐渐开始讨要债务。听一起购房的大哥说,他们找到了该银行向开发公司支付购房款项的证据,既然有这个凭证,在法院判决时却拒不出示,银行用心何在?明知房子被占十几年,却不维权不反对,银行又是何用心?

  此时此刻,我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满腹心酸、悲愤莫名,查清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真相,把属于我们的房产发还给我们,还我们一个公道!




上一篇:GreenLife让孩子更加“睛”彩
下一篇:返回列表